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西班牙人球场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第二章 寶馬鐵象 第354節第 小姨妹

      方進石看看劉浣青,夜色中,她穿著一身白色衣衫,個頭小小的,長頭發在夜風中飛揚,看上去有一讓人說不出的詭異的邪氣。

    做為梁翠容的妹妹,她們有著劉家女性同樣的矮小個頭,梁翠容個頭就夠不高了,以劉浣青現在的身材,相信就算是長幾年也未必會超過梁翠容,個頭小的人往往心眼多,劉浣青的心眼只怕比她四姐還多,她自小的命運比梁翠容更為不幸,縱然現在是寄人籬下,但卻沒有一般小女孩的那種謹小慎微,方進石無法想象,是什么樣經歷讓她和其他的女孩子這么的不一樣。

    想想像她這么大的時候,自己還經??薇親幽?。

    方進石想想還是不能帶著她走,就騙她道:“你把刀給我,我就帶你去?!?br />
    劉浣青毫不猶豫的把衣袖中的短刀取出交給了他,方進石接過來插到自己后背腰間,道:“這刀哪來的?女孩子家,學學繡繡花做做針線多好,偏偏帶著個刀?!?br />
    劉浣青道:“草原上的契丹人無論男女都會帶著刀,我跟著他們學的,這把刀還是爹爹送給我的呢?!?br />
    方進石想起老丈人劉成川,像他那樣梟雄一般的人物,送把刀子給自己的小女兒,可是一點也不奇怪,他正在想著,劉浣青道:“其實要想死,跳河,上吊,撞石頭哪一樣都成,未必非要用刀子,除非你時時刻刻跟著我?!?br />
    她一下子把方進石的想法說了出來,方進石只好道:“算了,明天和你四姐說一聲再去,你這么晚忽然不見了,她還不得急瘋?”

    劉浣青道:“明天天亮了找個地方你給她寫一封書信請人送來,不就成了?!?br />
    這小丫頭是什么都想的到,方進石道:“那也不成,我要騎著馬趕路,你怎么去?明天我找個馬車,帶上你去行嗎?”

    方進石就想哄的她回去,然后交給梁翠容,劉浣青道:“你不用說了,明天你還出的來么?如果不是趕的急,你會偷偷摸摸的半夜三更出來?”

    她將懷中那只白貓舉到自己臉龐,用耳朵親熱的磨了磨白貓的頭,然后道:“姑娘我要去看大世面,你以后自己找吃的自己玩去吧?!筆忠凰?,把白貓送到面前的地上,這只白貓她養了許久,一直很喜歡它的,沒想到此時卻覺得累贅,立馬不要了。

    那只白貓在地上繞著她的腳邊走了半圈,然后“喵”的叫了一聲,劉浣青看都沒有看它,走到馬前,雙手抓了馬鞍,然后用雙腳踩在一個馬鐙上,費勁的向上一躍,跪在馬鞍上,然后跨過馬背坐好,她個頭小,上馬自然很是費力,但是卻沒有磕磕絆絆半天上不去,這說明了她以前至少是騎過馬的,自創了適合自己的上馬方法。

    劉浣青手抓馬韁繩,帶馬轉了一個盤旋,很是熟練,然后對方進石道:“走吧?!?br />
    方進石不死心的道:“真的要去?”

    劉浣青發怒道:“你是不是男子漢大丈夫?做事這般磨磨蹭蹭,真不知道我四姐那么好看的一個女人,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你了?!?br />
    她說話時還帶著一些稚氣,但是罵方進石的語調卻是一番老成持重的,方進石實在無奈,只好上前去接過馬韁,拉著馬慢慢前行。

    走了數十步,劉浣青道:“你想這樣走到汴梁城么?”

    方進石道:“那還能怎么辦?到前面大的鎮上,看能不能給你也買一個馬,只要你會騎?!?br />
    劉浣青道:“要買馬至少要去信陽城里,這般走路兩天也趕不到?!?br />
    方進石道:“說了不讓你去你偏是不聽,非要去,那我有什么辦法?!彼賬嫡飧齷?,只覺得后衣領一緊,后脖頸碰到女孩子的手指感覺涼涼的,十分舒服。

    原來劉浣青在馬背上向前探身,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衣領,在他耳邊道:“你不會也騎上來么,笨蛋?!?br />
    兩人的臉相距的極近,尤其劉浣青那句“笨蛋”二字,有些讓方進石受不了了,說起來他也算是縱橫花叢好久了,早已不會聽了女孩子的話就骨頭酥一半了,此時聽了卻又有一種別樣的滋味,讓他心曠神怡的。只是因為一則這劉浣青實在太小了,不像那種成熟的女人,二則她是自己的小姨妹,那感覺又自是不同。

    但是就算是這樣,方進石還是沒膽子和她同乘一騎,他向前緊走一步,掙脫了劉浣青冰冷又舒服的小手,然后道:“我們兩個騎一匹馬,像個什么樣子?”

    劉浣青道:“這黑燈瞎火半夜三更的,誰會看到?路上哪里有一個人?我一個姑娘家都不怕,你怕什么?”

    方進石道:“那也不成?!?br />
    劉浣青發怒道:“那你就好好走路吧?!彼腿瘓倨鷴肀蘚鶯莩榱艘槐?,胯下馬吃痛,馬上發足狂奔起來,方進石隨意拿著韁繩一下子不防備,吃快馬這一帶,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他回過神來,劉浣青的快馬已經跑出去老遠,方進石大急,生怕這山里人生地不熟的大晚上,別要出什么危險,趕緊發足急追,邊追邊低聲呼喊她停下。

    劉浣青沒跑上多遠就勒馬停了下來,等著方進石氣喘吁吁的追趕了上來,就向方進石道:“你不用著急,慢慢走,我在信陽城里等你一天?!彼低曖忠蚵砬靶?。

    方進石趕忙急道:“別別別……”他喘著大氣半天說不出話來,劉浣青道:“那你要不要上來?”

    方進石再三猶豫著,轉到馬鞍旁邊,對劉浣青道:“那個……我騎上去,萬一碰到挨到你了,我事先說明,我可不是故意的啊?!?br />
    劉浣青煩了道:“你別去了,我一個人回汴梁算了?!狽澆撬姹閼餉此鄧?,她一個人回汴梁城,能做什么。

    他小心的盡量的不去碰到劉浣青,慢慢跨上馬匹,那馬鞍就那么大,兩人坐在一起,不想挨著碰到這個小姨妹,是不可能的,坐在后面無處可抓,方進石盡量身子后咧,只好把手背到后面,按在馬臀部上,樣子很是難受。

    劉浣青等他坐好,微微回頭道:“你的手可別亂動,若是碰到我,可有你好看?!?br />
    方進石道:“這馬背上顛來顛去的,萬一不小心碰到了,可不是我故意的?!?br />
    劉浣青道:“我的話你沒聽清楚么?我可不是故意想讓你占便宜的,你可想好了?!?br />
    方進石忍不住問了一句:“那么怎么樣?”

    劉浣青扭過頭來,兩個人的臉離的很近,方進石看到她的目光中閃著寒意,她用那種冷冷的,詭邪的語調緩慢的說道:“我會嫁給你,然后把你身邊的那些什么黃姑娘啊,喬姑娘啊,全都害死,凡是接近你身邊的女人,我都不會讓她們好過,統統毒死,殺死?!彼幕熬撬敵?,目光中那種寒冷,讓方進石感到不寒而栗,若不是親耳聽到,打死他他都不會相信,一直在他身邊的小姨妹,那個整天抱著只白貓溫順可愛的小姑娘,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她才不過十二三歲的小姑娘,卻像極了經歷過最為負心男子的怨婦。

    方進石等她轉過頭去,內心有些惶恐不安,方才那種調戲小溫柔小得意,馬上淡了許多,她的頭發被風吹著,不時的打在方進石的臉上,愈發讓方進石覺得,這個小姨妹實在太不像一個十二三歲小女孩所能做出來的事了。

    他根本就不知道,在她很小的時候,大遼云內州府的部族軍中的契丹人不滿劉成川一個漢人將軍統領,勾結部族軍的對劉成川懷恨的漢人,意圖謀害劉成川,被劉成川識破事敗,被劉成川清除掉許多人,殘余部為泄憤,用極其殘忍的手段殺死了劉成川的小妾,也就是劉浣青的母親,她可是伴著她母親無頭的尸首等了大半夜,劉成川的血與火的一路走來,幼小的劉浣青有許多是親眼看到的。

    她外表極其溫順可愛,轉過身來,便是又極其殘忍決絕。

    方進石呆了許久,忍不住道:“那你四姐呢?她可是我正經八百的女人?!?br />
    劉浣青回頭罵了一個字:“滾!”猛然一打馬背,馬匹就急速向前一沖,快速奔跑了起來,方進石猝不及防,慣性使然下,身子向前一倒,雙手就按在劉浣青的腿上,他還未及收手,劉浣青右肘用力向后一撞,正撞在他的腰間肋骨,她全力而為,力氣雖不大,但肘全是硬骨頭,撞的方進石好不疼痛,眼淚差點出來。

    劉浣青怒馬狂奔,連續打馬如飛,完全不顧這是在黑夜中的山路上,好在這老馬識途,倒也沒出什么險情,方進石在她上馬時,原本還想著她會不會騎馬,此時耳邊聽著嗖嗖的風聲,兩眼瞎黑,心頭極度驚懼,他在后面實在無處可抓,更不可能去按著馬屁股,只好去摟著劉浣青的小細腰。

    他不僅想不到劉浣青溫順的背后,心底是那么的陰暗,而且更想不到,一旦她瘋將起來,又是這么不要命的狂野。 ( 大宋桃花使 //www.mdupnj.com.cn/3/3303/ 移動版閱讀m.www.mdupnj.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