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西班牙人球场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少年阿賓 少婦白潔 都市艷婦

正文 第2654章 上座

      長慶莊主,殺意騰騰的盯著景言。

    其實以他的身份和實力,原本他就算認為景言是個騙子,也不會與景言這樣多啰嗦,那未免有些自降身份了。只是,他今天心情非常的不好,就在今天早一點時間他單獨見了大衍會莊主,他想求取一些龍筋膏但卻被拒絕了。如果只是被拒絕還不算什么,可是與他素有恩怨的一個破虛莊主卻是從大衍會這里得到了熟練可觀的龍筋膏。

    這件事讓他心頭窩火,卻又不敢對大衍會莊主等高層發泄出來。

    當景言站在了中心場地后,他便越看景言越覺得不順眼。

    被長慶莊主這樣怒喝質疑,景言也是轉目盯了對方一眼。

    “老莊主大人,不知還有其他什么事情嗎?”景言又看向老莊主問道。

    “小畜生沒聽到我說話?”老莊主尚未說話,那長慶莊主便是咆哮了一聲。

    他本就心頭有火,現在又被一個小小地脈修行者無視,他受不了!

    他長慶,可是破虛層次的強者,在這片地域內,那是頂尖高手。即便放眼整個奇點世界,他長慶也算是實力高強的修行者了。

    景言臉色一變,目中冷意涌現出來。這混蛋,還蹬鼻子上臉了。

    景言脾氣是比較溫和的,一般就算被別人些許的冒犯,景言也很少立刻就爆發??扇綣苑揭歡僭俁牟灰啦蝗?,景言的反擊也絕對不會客氣。

    景言皺了皺眉道:“老莊主大人,此人可是大衍會內部成員?老莊主讓我過來,我也正與老莊主交談。這個東西突然跳出來吆五喝六的,算是怎么回事?”

    一句話,驚起滔天巨浪!

    一時間,整個壽誕大殿的溫度似乎都降到了零點。不管對景言有多少了解的修行者,此時都的心頭震顫的看著場中的景言。敢如此攻訐一位破虛大人,這景言完了,沒人能救得了他了!

    “小畜生你找死!”長慶莊主一聲厲喝,他的身體,猛的站起身。

    下一刻,他便是沖向了場中的景言,他騰空躍起,飛撲而來。體內的力量,洶涌蕩漾,他要一巴掌拍碎景言的腦袋。

    長慶莊主飛撲出去,大衍會的莊主和老莊主都沒有出手阻止。顯然,大衍會的高層,也是想看看景言究竟有多強的實力,是否真是達到了破虛層次。如果景言真是破虛層次的修行者,那么長慶莊主也是不可能短時間內殺死景言的。

    可以說,就算長慶莊主沒有跳出來,大衍會的莊主和老莊主也會用其他的方法來考量景言的實力。

    “他死定了!”

    “這位景言莊主,也太瘋狂了一些!”

    “長慶大人這一掌下去,任憑他景言有十條命也活不成了?!?br />
    “他怎么敢這么對一位破虛大人說話?”

    陣陣躁動,在人群中蔓延。度也會的薛峰莊主,也是緊張的眼神看著場中,心中憂慮。景言大人是世界層次,那也無法抵擋一位破虛大人的憤怒攻擊??!

    “轟!”

    在長慶莊主飛躍到場中,手掌向景言腦門拍擊過去時,只見景言抬起手臂,迎著長慶莊主的回擊了過去。

    “小畜生還敢反抗,給我死吧!”長慶莊主低沉的嘶吼聲,傳遍大殿。

    “砰!”緊接著,就是一聲巨響傳出。一道人影,伴隨著這一聲巨響,倒飛了出去??際比擻暗狗傷俁群蕓?,過了片刻,才緩慢下來。

    全場的修行者定睛一看,那倒飛出去的人影,赫然是破虛強者長慶莊主大人。長慶莊主,狼狽的落在大衍會高層所在的那面。那面座椅很少,空地很大,長慶莊主就是落在大片的空地上。他站立不穩,在落地后又連續的后退,退出十幾米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他感覺自己的手臂一陣陣發麻。

    方才他對景言的一擊,除了沒有使用wu qi之外,幾乎是全力了。在盛怒之下,即便是殺死一個地脈修行者,他也沒有控制力量的念頭,他只想以最快速度將那個該死的小畜生腦袋拍得稀巴爛??墑墻峁?,卻是令他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大衍會的莊主和老莊主,目光都是一亮,再看向景言的時候,他們眼神中的鄭重明顯增添了很多。

    長慶莊主,是三品破虛層次修行者。雖然還是低級的破虛修行者,但再往上一步,就是中等級的破虛修行者了。而方才,卻是被景言后發先至將長慶莊主擊退,并且令其非常的狼狽。很容易就能判斷出,景言的力量比長慶至少強一個檔次,就是說景言至少也是中等級的破虛修行者。

    老莊主和莊主兩人,悄悄的對視了一眼。

    “長慶莊主大人,被擊退了?”

    “長慶大人被擊倒了,坐到了地上?!?br />
    “這……”

    “這位景言大人,也是一位破虛大人?”

    “天??!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絕對無法相信這是真的。景言大人,居然還身穿一品地脈長袍?這讓誰能想象,他是破虛強者?先前還聽說有人找他的麻煩,有人當面挑釁他。那些人,真是自己找死!”

    在人群中,魔靈會的莊主和另外兩個長老,心中都升騰起一股濃郁的寒意。魔靈會的龔子安長老死在景言手中,魔靈會莊主和其他長老自然是對景言充滿了敵意。在此之前,他們可能也想過要為龔子安報仇??墑竅衷?,他們絕對不會再生出這樣的念頭了。

    以他們魔靈會的力量,去找一位破虛大人報仇,那不是腦子抽筋了嗎?

    “景言莊主,果然深藏不漏!景言莊主,請上來入座!”這一次說話的,是大衍會相貌看上去蒼老一些的現任莊主,他站起身,對景言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莊主大人客氣了,我坐原來的位置挺好的?!本把緣?。

    “景言莊主乃是破虛修行者!破虛層次的修行者,都會坐在這邊。景言莊主參加這次壽誕,我想應該也是有一些需求吧?你坐這邊,我們交流起來可以更方便?!弊骷絳ψ潘檔?。

    (本章完) ( 乾坤劍神 //www.mdupnj.com.cn/3/3321/ 移動版閱讀m.www.mdupnj.com.cn )